什么是书法中线条的弹性?它在书法艺术中有什么作用?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2-01-23 浏览:721次
中央美院书法博士生导师、教授邱振中在他所著的《书法的形态与阐述》中说到:“线条是构成书法艺术形式的唯一手段。”“一件书法艺术作品中,除了题材能告诉人们一些东西之外,形式语言也能向人们‘讲述’一定的内容。”可见,书法中的线条是书法作品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要素。线条通过运动等形式,会向人们讲述自己的语言故事,因此,学习书法就要在线条上下足功夫。

古代书法中,没有书法“线条”的说法,他们把线条叫做点画,例如东晋虞安吉在《指意》中说:“夫未解书意者,一点一画皆求象本,乃转自取拙。”唐孙过庭在《书谱》中说:“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珠衄挫于毫芒。”北宋书法家苏东坡也说:“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等等,都是把线条叫做点画的。而线条一词,是当代书法家们的一个创造,它源自绘画,当代人把书法变成书法艺术的时候,连同绘画的原理性一同引入到书法中来了。

书法中的线条是一个会说话的符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书法中的线条是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不论是从它们的姿态、还是形状上来说,各有各的道理。并且这些形状或者姿态,都有着自己的语言。每个人写出的作品之所以不同,各有各的风格和境界,就是因为从线的本质上是有所区别的。古人在论述书法形态时都很含蓄,他们最初大都是用自然之物来描述书法的本质美。孙过庭在论述悬针垂露竖画的区别时,这样说到:“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这种对点画的描述,都是以自然之物进行的,既象形生动,又便于理解。

线条的生命需要书法家永远去锤炼
既然线条是书法的“生命线”,那么,支撑这个生命线的书法线条,又是以怎样的形态在书法中进行表现的?实质上,对于线条我们并不陌生,现实中我们眼睛所看到的都是由线条组成的一切事物,路边的树林、电线杆、电线、车辆的外观,等等,都可以把它们比作一个单一的线条。只不过,书法中的线条是一个单线条,这就是书法为什么是“单线造型艺术”的缘故了。你在写字时,当一笔下去的时候,只能往前行笔,只有这一次“机会”,这就是书法的生命。

在创造“书法生命”的时候,往往只有这一次机会,因此,人们赋予书法生命的时候,更多的时间都是在从古人那里取法,也就是说,人们更多的时间都是在临摹,而创作的机会是少于学古的。如果基础不牢,学古不精,创作时就缺乏笔力,赋予书法生命的能力就会缺少。不管是临摹还是创作,书法线条能力的获取、再造和提升却是一个永恒的课题,是书法家们一生都要去锤炼的。
书法线条的质感
质感就是质量的感受。自然之物的质量可以用物理的标准来衡量它,例如,我们衡量苹果的质量,除了用眼睛去感受它的颜色、外观以外,还可以用固定的“环”来测量它的大小,用称来称量它的重量等,但是书法中的线条质量是没有办法用物理标准来测试它们,只能凭借经验多的人或经过历史所检验的经验来衡量它,这些经验是什么?

古人在论书法点画的标准时,都把其质感作为书写能力基本要求,他们强调点画中的“筋、骨、血、肉”,以表明书法除了生命之外,更有生命力。这与我们所说的线条的生命力都是相互一致的。有了生命还不行,并且这个生命力还要旺盛,古人认为,只有“筋、骨、血、肉”旺盛了,生命力才会旺盛。
邱振中认为,决定书法线条的质感是书法的笔法和墨法相互组成的,这与古人的说法是一致的。书法非常重要,只有合理的、科学的用笔,才能产生出有质感的“筋、骨、血、肉”,当然,墨法的不同,也会产生出不同的艺术感受,例如浓墨会使线条更加饱满有血肉,枯墨用笔则会产生出苍茫悠远的艺术性,当然,书法线条中还有因笔法、墨法的不同,会有更多的艺术性效果,这些都会给书法的线条带来不同的感受,而评价这些线条的质感者,则需要更多的经验来支撑。

关于书法线条中的弹性问题
弹性是指可伸缩性。符合弹性的要求是在线条质感的基础上,看起来富有伸缩性,线条饱满,有筋有骨,但主要是指“筋力”足够。就像生活中的橡皮筋一样,用力拉伸出来,再放手后又能回归原位,有些弹簧老旧后,弹性就会不足,很少能回归到原位,而新弹簧就不一样,弹力十足。书法线条的弹性,就是力度的表现。
力度并不是指写字时所用的力量大小,它是指书写时的笔力。笔力也是一种书写能力,如果对毛笔的驾驭能力不足,对古法不精,笔力自然也就上不去。笔力中还有一个问题叫做笔性,当然,笔性多指书写时驾驭毛笔和书写汉字时的熟练程度,写得多了,笔性自然就能提高。笔性决定笔力,笔力决定力度,它们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是依次递进而来的。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能决定书法的线条质量。

明代书论家丰坊在《书诀》中指出:“书有筋、骨、血、肉。筋生于腕,腕能悬则筋脉相连而有势,指能实则骨体坚定而不弱。血生于水,肉生于墨,水须新汲,墨须新磨,则燥湿调匀而肥瘦得所。此古人所以必资乎器也。”这段话明确地指出了书法中线条所需要的各种外部环境,对“筋、骨、血、肉”的产生直言不讳,是学习书法、练习线条的不二法门。
古人在历史上没有谈及书法线条的弹性问题,但却一直在强调点画的质感问题,其核心就是笔法。丰坊在谈到书法用笔的方法问题时说:“古人作篆、分、真、行、草书,用笔无二,必以正锋为主,间用侧锋取妍。分书以下,正锋居八,侧锋居二,篆则一毫不可侧也。”如果说在前述中,丰坊把书法线条的“筋、骨、血、肉”基本来源作了详述,那么,他在这里又对如何用笔对线条质量的决定性笔法进行了直接描述,相比较其他古人来说,丰坊的陈述要更为直接、明确的。

合理的用笔就会提升书法线条的质量,当代书法家们一直在探索研究书法线条的质感问题,提出了关于弹性、力度、质感等问题,这些并不是他们的发明创造,而是对古人书法线条问题的新思考、新解读。一言蔽之,书法线条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是历代书法家们的永恒追求。
情感给书法线条带来的影响
明代赵宦光说:“字有四法:曰骨、曰脉、曰格、曰调……情游物外,不囿法中,谓之调。”从这里可以看出,书法在表现其艺术性的时候,必须有人的情感作为参与条件,并且书法的“调”还是要达到“情游物外”的境界。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等都是人的“情绪”参与其中,甚至达到了“情游物外”的境界,才成为历史名作。

情,是情感,是情绪,是情怀,积极的情,会给书法的线条带来美感,因为在积极的情绪下,人的能量始终保持在“高压”的态势下,会激发出更多优质的灵感,反之,人的情感会产生负能量,是不利于书法的创作,更不用说有好的线质产生出来。有的人可能会说,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在情绪悲愤的情况下而作,难道它的质量不高?试想一下,人在悲愤的情况下,心中必有一种“怒气”、“悲气”,而要把这种“气”宣泄出来,作为一名书法大家,用他的笔力、情怀完全是可以达到“解气”的程度的。
一般情况下,人们在积极的情绪中,书法的的表现力是很足的,不会受到外界事物的干扰,写出的线条也能达到理想的状态,但消极被动的情绪,却会失去创造力,即使勉强写字,线质也是无法完成预期的要求。如果对书法线条进行分析研究,积极的情绪下,线条的生命力会很旺盛,反之,就会表现出软弱无力的现象,就像一个病人一样,意志也会消沉。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太一智慧书画艺术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标签:

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九州书画网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

厦门世纪助孕包成功借卵子本人生子武汉默默供卵网武汉借腹怀胎深圳借腹生子怎么操作深圳助孕招聘厦门助孕公司武汉晴天助孕网成都实力强的助孕四川供卵价格深圳借腹生子怎么做深圳供卵官网长沙借腹生子是怎么弄哪个公立医院能供卵广州代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