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李锋:浅论书法创作与诗文艺术关系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1-12-08 浏览:726次
李锋
李锋
别署清剑,1962年生于天津。现为九三学社社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天津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主任,天津市第十五、十六、十七届人大代表。
书法作品30余次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展、中青展、正书展、行草展、楹联展、名家邀请展、书法百家精品展、中国书协优秀会员作品展、中国书协名家系列工程500家书法精品展等多项展览并获奖,多幅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中共中央党校、孔子博物院、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美术馆、周邓纪念馆等收藏。2006年被天津文联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被中国书法家协会评为“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被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评为“五个一批”优秀文艺人才。出版有《李锋书法艺术》、《李锋书法作品集》。
浅论书法创作与诗文艺术关系
李锋
书法创作与诗文艺术同属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粹,在中国文化艺术演化进程中,书法艺术中所包含的文化意蕴,始终受到诗文演化的影响。优秀的诗、词、赋、曲等,为书法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书法和诗文创作在题材内容、主题思想、表达方式,尤其在情感与境界、法度与个性、心智与情志等方面具有相似特征,并互相交融,互相依存,各呈风采,相映生辉。可以说,书法创作与诗文艺术是始终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关系,本文就这种契合统一关系进行尝试性探讨。

汉·曹操《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唐·杜甫《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一、情感与境界的契合统一
书法家通过书写诗文寄托情感与思想,使诗文艺术情境在书法作品中得到交融和体现,同时也反映书法家情感的起伏变化,进而将书法艺术升华到一种高度和境界,使之成为艺术品,成为大众审美对象。同样,作家在创作诗文时,一般都会选择最恰当的文学体裁和样式,用文字连缀成篇形成优美的诗文,通过或含蓄或直白的叙述语言,进行描写和抒情表达,反映时代精神和个人对客观事物的认知,更反映作家独特的思想感受、志向意趣和审美观点,达到影响社会,教化人生的目的。因此说,情感在艺术创作中是非常重要的心理活动,书法作品作为一种物象与精神结合的产物,之所以能给人以美的感受主要是因为情的感染,在书法创作过程中,因为有了情感因素的参与、渗透,更因为书法家具备了深厚学养、人格品位、书写技巧和审美构思,才会出现挥笔作书,意与神会,笔与妙通的境界。成熟的书法家通过书法创作进行激情表达,展现书法艺术的魅力,展现一种幽雅、飘逸风度。将书法的格调,文字的内容与情感巧妙地契合为一体,完整和谐地统一于神妙的境界之中。

明·杨慎《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唐·祖咏《终南望余雪》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书法是通过字的形体制造视觉的美,展示书法艺术的神韵和心境;而诗文是通过语言表达内容的美感,反映作家的思想观念。但书法和诗文在创作主题、结构、表达方法等方面有着很多的相通之处,都是通过笔墨描摹物象表达思想感受,在塑造和传递美的同时,都具有教化的实用性。在创作实践中,情感因素对书法创作的影响和作用非常大,书法家在书写苏东坡、辛弃疾、毛泽东等豪放诗词作品的时候就会沉浸或融入到一种大气磅礴、豪情勃发的情境中,就会恣意挥洒、笔墨丰富、酣畅淋漓,达到狂放书法与豪迈诗文的有机结合。比如,书法家在创作三国演义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书法作品时,胸中就会展现出那幅波澜壮阔的三国纷争、大江东去的画面,这首词借叙述历史兴亡来抒发人生的感慨,读起来荡气回肠,令人回味无穷,感慨万千,展现的是高远的意境和深邃的情怀,反映的是历史兴衰变迁以及人生沉浮和成败得失的哲理,营造的是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让人感受古朴苍凉悲壮,体现的是一种高洁的情操和旷达的胸怀。在这样的意境下创作书法作品就很容易想象自己置身于浩瀚奔流浪花激荡的长江之岸,在这种意境下写出的字便会很好地表达诗文的意蕴,展现那种气势磅礴,耐人寻味的情境。而如果书写柳永、李清照的婉约诗词,则要用典雅工丽、华美婉约、委婉含蓄的抒情笔墨,两种风格的表现反映出的书法家胸怀也就完全不同。总之,无论是豪放还是婉约都要达到相辅相成,实现完美统一,都要让读者受到很强的艺术感染和精神鼓舞。书法创作属于意识表现行为,每当书法家进入创作状态时,或许在用笔、结字等技术层面上思虑的少些,而在创作过程中更多的是走进诗文内容,在宣纸上与诗文共同抒发情感,进行满纸云烟的挥洒,展现跌岩起伏的气韵,丰富书法作品豪迈的内涵,应该是情感、爱憎和心智的完美统一。因此,在书法创作实践中,要把握主客观的相互契合,保持心手和谐统一,达到笔到心到意到的境界。当然,对于书法家来说,选择要书写的诗文内容应该与自己要写的字体相称,保持书法与诗文的抒情性高度一致,保持书法的意境与诗文的意境相契合,达到书法作品的艺术效果和诗文内容的完美结合。

海大無边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地敞心弥静
山深秋更凉
二、法度与个性的契合统一
书法作品的表现形式反映书法家的审美情趣、艺术境界与文化修养。在遵从法度的基础上创新是书法家必须具备的能力,古人说,“取法乎上,得乎中。”意思就是取法高远。学习古人不仅是学习笔墨技巧,更重要的是吸收前贤在书法创作中蕴含在作品里的风采与气质。作为当今书法家,应该在学习古人并紧随时代的基础上,淘洗情怀,一步一步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情趣意味。书法创作的表现方法和技巧要遵从法度,要在基本的运笔用墨和谋篇布局中进行结构。同样,优秀的诗文作家在创作过程中,也要遵从古往今来形成的诗文篇章结构,语言句式,包括诗词格律,骈文曲赋等文学体裁的创作规律和法度,在继承文学传统的前提下进行表达方式的创新和改进,在前人铺就的道路上逐渐完善文学语言和形式结构,让伟大的文学精神不断发扬光大。作家在文学创作中倾注深刻的情感,无论谋篇布局,遣词造句,都是作家的心血所在,古人讲“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文学创作讲究用词的精妙所在。书法家要在作品中表现艺术神采,也要遵从书法创作的方法和原则,就像诗文作品必须遵从一定的方法和原则一样,不能单纯追求书法的神采而不遵从法度,不能因为追求标新立异影响书法作品的内涵与感染力。优秀的诗文作品中重要意蕴的语句或虚空跳跃的过度给读者留下想象和二度创作的空间,读后会令人掩卷遐思,意味深长。所以说,在遵从法度的过程中表现自我张扬个性,应该是书法家不断思考与追求的目标。同样,书法创作中墨色干湿浓淡的搭配布局或枯笔飞白,也是一种独特的美感所在,让观者遐想,耐人寻味。

清·施润章《燕子矶》
绝壁寒云外,孤亭落照间。
六朝流水急,终古白鸥闲。
树暗江城雨,天青吴楚山。
矶头谁把钓,向夕未知还。

宋·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艺术创作的个性特点是通过学习陶冶和培养出来的,由于出身不同,受教育的文化背景不同,书法家的个性特点也就不同,表现在书法创作上的差异也很明显。书法家要创作一幅书法作品,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随着诗文内容,入情入景,用适应内容的笔法和心情书写一种意蕴。将物与象作为一种精神流放在舒展飞动的笔墨线条之中,充分体现原作主题的意境,同时阐释书法家对作品的理解和个性展露。有的书法家,经过多年磨练,书写技巧和表现手法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模式,创作的作品也有了个人鲜明的特点。通过书法作品中笔迹的动势、笔画的力度、速度、萦带、呼应等各种结构形态、章法特点的综合因素反映书法家的心态,性格、追求及艺术倾向,更客观地展示个人性格特征。如果书法作品总是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甚至古板拘泥,那么这个书法家做事可能就谨小慎微,不敢创新,只在前人的后面学步。如果书法作品潇洒遒劲、笔墨酣畅,大气磅礴,所反映的书法家性格就是倔强、开放、果断、精干,具有创新意识和能力。诗文作家同样也是如此,一个有个性特点的诗文作家,通常表现在作家对哲学理念认知和实践上,反映作家的信念、需要、动机、兴趣、价值取向等,反映作家对现实与精神选择的态度,同时,也反映作家的心理品质、个性倾向以及人的能力、气质、性格、性情等,作家的思想和个性也是形形色色,有的热情活泼,有的沉静敏感,有的粗犷旷达、有的谨慎细心、有的应用果断、有的柔弱内敛等等,古人说的“诗品出于人品”、“文如其人”、“风格就是人格”就是这个道理。因此,书法家即要明确自己的书法创作方向,更要处理好书法艺术的共性与个性关系。不论什么流派、什么风格、什么样的个性,都应在遵从法度的前提下有所突出和发展。单独追求个性,甚至空中楼阁式的创新和以怪、丑为美并标榜为独特风格都不会成功的。在法度的框架内创新,突出或坚持或创立独特的个性风格,是有继承有创新的尝试,是推动艺术发展的探索,值得提倡。只有将法度与个性有机地融合统一,这种尝试才有出路,才会推动书法艺术的发展。

清·屈大均《江皋》
翠微春更湿,烟雨欲无山。
白鹭一溪影,桃花何处湾?
渔村疏竹外,古渡夕阳间。
田父不相识,相随谷口还。

唐·李白《自遣》
对酒不觉暝,落花盈我衣。
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
唐·杜甫《绝句》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三、心智与情志的契合统一
书法作品的笔墨,或浓或淡,或疏或密,或粗或细,或张扬或收敛,但无论什么形态都是创作者的心智反映,都在创造一种意境,都会使人心动,引人深思。意境是艺术的生命与灵魂。缺乏意境就缺乏生命与灵魂。艺术作品没有意境就算不上艺术,书法创作的表现形式必须与诗文意境相共美,才能创作出书法佳作。诗文对书法的表现形式发挥着重要的支撑作用。一般文学作品都是诗人作家经过严谨思考、缜密经营的文字,尤其是诗词,都是平仄起伏、韵律有致、意境玄妙,非常适宜朗诵歌咏,诗人在创作诗文过程中,极少重复使用同一个字。书法创作中也正好避免了一篇作品中重复出现一个字的苦心经营,更易于谋篇布局和字形的摆布。同时,优秀的诗文中所包含的喜、怒、哀、乐对书法家的情绪起着很重要的调节作用,或飘逸、或苍茫、或灵秀、或朴拙,都集中反映了书法家的心智。正是由于诗文中优美的词句激发了书法家的创作激情和灵感,从而强化了书法作品的艺术效果,更具感染力。那些广为传颂的诗文从老人到孩童都能背诵,书法家更是烂熟于心,在进行书法创作时情绪饱满思路畅通,表现出较高的艺术心智。要书写一幅慷慨激昂的诗文,就会采用苍劲有力的笔法和笔意去书写,而书写一幅欢快抒情的诗文,就会用轻松柔妙的笔法和笔意去书写,这样才能使诗文内容和书法家情绪在书法作品中达到完美结合。

唐·颜真卿《劝学诗》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余明震《游西溪归,泛舟湖上,晚景奇绝,和散原作》
西溪暝烟送归客,艇子落湖风猎猎。
芦花浅白夕阳紫,要从雁背分颜色。
颓云掠霞没山脚,一角秋光幻金碧。
欲暝不暝天从容,疑雨疑晴我萧瑟。
忆看君山元气中,沧波一逝各成翁。
请将今日西湖影,写入生平云梦胸。
书法家对大千世界和复杂社会生活的体验、感悟,是书法家心灵睿智的外化和显现,在独特的意象表达中凝结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情感。古代流传至今的短小精炼并且有韵律的诗文,家喻户晓,老幼皆知。书法家利用这些经典诗文表现书法艺术的魅力,更是相得益彰,互相促进。诗文作品一般意境深邃,饱含哲理,具有音韵、节奏等特点,书法家在创作书法过程中容易受到感染,激发热情,从中获得创作灵感,使书法作品更富神韵;使诗文与书法相映成趣。书法家通过书写经典诗文来寄托心志,抒发感情;并努力以自己的书法审美视角去进行审美实践,力求在书写创作中反映诗文意境。另外,历史上许多著名书法家本身还是诗人,如王羲之、李白、白居易、苏轼等,当代名人郭沫若、启功等也是书法家兼诗人。因此,作为当代书法家,应该向前贤学习,在丰富书法理论的基础上,不断增强文学修养,学会作诗作文,创作出真正反映自己内心情感的诗文作品,通过合适的书法形式和笔意书写和表现诗文内容,使心智与情志在书法作品中表达的更完美更充分,艺术含量就更加丰富。
以上所述,粗略肤浅,或有歧义,不当之处愿于同道商榷。

唐·李白《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秋登宣城谢朓北楼》
江城如画里,山晓望晴空。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意临《郑文公碑》

标签:

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九州书画网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

厦门世纪助孕包成功借卵子本人生子武汉供卵优质武汉借腹怀胎深圳借腹生子怎么操作深圳助孕招聘厦门助孕公司武汉晴天助孕网成都实力强的助孕四川供卵价格深圳借腹生子怎么做深圳供卵官网长沙如何借腹生子哪个公立医院能供卵广州代生